拼图

最近跟lu开始了一项工程:拼图。1500块的拼图,竟然比我想像中的要难很多。lu总是很顺从我的意愿,溺惯我的一切。虽然他并不觉得拼图有什么意思,却仍然在我的要求下跟我去挑了拼图回家。拼了两周后,我们大概完成了一半有余。究竟是什么让我突然想要拼图的呢。有可能是为了回忆小时候跟爷爷一起拼图的感觉。不过最近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所以就推翻那个初断。

记得在温哥华的时候,爸爸总是能通过朋友认识另外一些朋友。玩得来的就会持续有来往。其中有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我管他们叫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他们在温哥华有一所公寓,有一阵子爸爸跟我经常去他们家跟他们打牌。一开始我对他们的印象是很肤浅的。我觉得海燕阿姨很漂亮,小侯叔叔配不上她。那个时候我已经懂得收敛自己的这些想法了,所以自然就没有跟爸爸暴露过这些想法。

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家很干净,客厅的茶几跟桌子上从来没有乱放过任何东西。他们家有一套看起来很齐全的电视音响装配,我所谓的看起来并不是说只是看似而已,而是因为我并不太懂这些设备所以只能说是看似如此。那个时候还不太懂家具、电器的等级高低,对金钱的看法也极其泛泛。但是就算不懂,也看得出来他们过得不算拘谨。墙上没有挂很多装饰品,比较特别的就是三幅镶上镜框的拼图。其中最大的一幅是漫天繁星,大约有2两米长1.5米高。

第一次过去后,我印象中比较深刻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穿着同样的休闲服来接我们。虽然是很简单的灰色棉制休闲服,但两个人一起穿却看上去那么和谐,莫名其妙的好看。小侯叔叔年纪不大却有些秃头,但是总是乐嘻嘻的,我记忆里就没有他严肃的脸孔。我一直以为在家是海燕阿姨在做饭,其实每次去都是小侯叔叔做饭,而且做得特别好吃。吃饭的时候,小侯叔叔问我要喝苹果汁还是橘子汁?我还没问答就看到他给海燕阿姨倒了半杯橘子半杯苹果的饮料,于是就问道为什么要活在一起呢?海燕阿姨笑说她喜欢这么喝,因为橘子汁太酸而苹果汁又太甜。小侯叔叔说他们两个人这样喝习惯了,在外面也是一个人买一杯然后对着喝。他们建议我也尝尝看。我尝了后一直到现在偶尔都会这样对着喝,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

记得有一次去玩发现本来空着的墙角放了一台电子钢琴。小侯叔叔说这是海燕阿姨27岁生日的礼物。海燕阿姨笑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爱搞神秘,我回了家才发现怎么家里突然多了个大家伙。那天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当时寄住在我们家的钟琪阿姨。通常我们都会打拖拉机对家儿,多了一个人怎么打?大家都在一个劲儿地推辞要坐出去。爸爸希望我能够推出,但是我当时说真的很想要打牌。其实我这么大了才明白打牌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次要的,我只是喜欢热闹而已,喜欢看着一桌的人围在一起,大家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会令我开心的。那个时候最后退出的是小侯叔叔。他把耳机插在电子琴上面,不希望干扰到我们,在一旁自娱自乐。

我们也并不是总是到他们家去蹭饭吃。有一回大家到外面去玩,回家的路上聊到掉头发的问题。海燕阿姨说来了温哥华之后掉了很多头发。爸爸笑问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么?小侯叔叔接上了话茬儿,她哪有什么可烦心的,等我老了有可能要烦心我老了,现在还早着呢!那股子自信突然让我感觉很羡慕,羡慕海燕阿姨,羡慕她跟小侯叔叔之间的感情。之后每当我到他们家去,看到那几幅拼图都会想到他们是怎么在这个家将拼图一点一点地拼起来的。看到完整的拼图,想到的却是两个人拼图的经过,那是很幸福的感觉。虽然那个时候我没有看到他们拼图的过程,却可以在完成的作品上观察到,那一片片的心意。

一锅粥的生活

我今年要22岁了。人们通常会对一位22岁的女性有什么样的标准跟要求?其实这个问题在我18岁的时候就问过自己了。但是那个时候虽然把问题问了却不太在意答案。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全进入社会,仍然在做孩子梦。只有当跨进社会了,才开始明白做人跟做孩子是有着双重标准的。

记得爷爷跟爸爸都很注重心态。小时候总是会听到他们叨念着,做人心态要端正。然而他们没有教导我的,却是如何跟心态不端正的人相处。现今社会有多少人的心态合格?当然了,每个人的标准都是不同的。很多情况下,我所认为的端正心态却是他人不端正的所谓。

22岁这个年龄是卓16岁时最向往的年龄。具体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却可以肯定,她对22岁的憧憬在22岁的今年会完全幻灭。人们的憧憬往往跟现实有着绝对性的差距。如果完全一样的话,那就变成预言了。

有些时候写东西完全是没有主题跟目的的,就像现在,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自己今天要22岁了而已。很多时候我边写边酝酿,最后真的便写出了一个中心思想来。然而我现在却有些走神儿。我想起了前些天跟同学聊到他最近交往的女朋友。他模林两可的态度让我十分困惑。我问到他们将来的打算如何,他竟然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告诉我近期女朋友的安排中没有他。最后我问到你喜不喜欢她?她喜不喜欢你?他告诉我还不太清楚。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就比较傻了。喜不喜欢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交往?他说他不太清楚对方的心态如何,也许只是想玩玩,所以他也不太好意思深入打探,那么也就没有做什么特殊安排。我真的并不是想要刺探别人的心态,但是这种事情是可以玩玩就算的么。玩玩究竟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在一起确实可以玩,可以玩很多东西,但是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交往是跟玩不太一样的。

与此之外,他提到现在仍然年轻,没有必要那么严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一个不能再称之为女孩的年龄了。虽然我的长相仍然脱不了稚气,看上去仍然是个孩子,但身上的包袱已经不只是孩子的大小了。22岁的我们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规划,这根憧憬还不太一样。卓的憧憬莫过于在夏天的晚上穿着露肩连衣裙去小酒吧喝杯鸡尾酒。我所谓的规划则是在不久的将来住在什么样的城市,做什么样的工作,买栋什么样的房子。而最重要的则是,我将要与什么样的人完成这些规划。

现在的我们,虽然仍然年轻,却真的需要开始对向往的未来做计划了。这就好像上学的时候需要考虑上完哪些课最后才可以毕业一样:每一学期都有需要上的课,只有上了那些课才可以继续读下去。人生的安排跟课程的安排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好比我要是5年后想要买房子,就需要毕业后找到好工作,而毕业后马上可以找到好工作就需要上所好大学读个好专业。这并不是什么大道理,但是很多人却做不到。

11年纪的时候曾经为了作业写了一篇关于未来的作文。老师读到这段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25岁的时候结婚,27岁生双胞胎。如果一年生不了两个就两年生两个。”其实我直到现在都仍然是这么打算的。为了确保婚姻生活美满,我觉得需要至少跟对方有3年交往经验。也就是说22岁的现在我就需要已经认识对方并且在交往了。

按照我的计划,22岁的我是根本没有时间去“玩玩”的。当然我并不是说每个22岁的女性都应该有这样的计划,但是也不能什么计划都没有啊。按照奶奶的的说法:没有计划的生活不就变成一锅粥了么。

满足

前不久听说苹果的Steve Jobs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请了6个月的假。听到的时候也听到别人笑言因此苹果的股一下子跌了不少。后来再次听到lu提起,是因为他告诉我人家的身体是真的很不好才请的假。而我不仅疑惑,那么样的一位人才怎么会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为什么会笨到身体如此不好了才开始请假?

其实这是很多人的通病。当我们身体好的时候会觉得健康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病痛为什么会降临在我们身上呢,那才是不正常的。当我们没病不痛的时候就不记得该怎样保护自己了。只有当我们流了泪,受了伤才会珍惜没病不痛的时候。很奇怪的是我们的记性真的很差,往往需要多次的醒悟才懂得爱护身体。

一开始我很迷惑,不明白为什么Steve Jobs没有早早就请假疗养身体。其实理由很简单嘛。这就像小孩子明明感冒了知道不能到外面去吹风,但是朋友一打电话叫他出去玩还是会出去一样。我的肩膀跟脖子最近一年来持续恶化,原因就是总是以不好的姿势坐在电脑前面。然而我现在仍然是一天到晚跟电脑打交道。Steve Jobs没有因为身体的缘故早早请假休息是因为他从工作中的成功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孩子喜欢玩,从玩耍中得到精神上的满足。而我则从电脑中得到。到底是精神上的满足重要还是身体上的满足重要?我们似乎都认为是精神上的满足重要。

上个星期我给爷爷奶奶挂了通电话。他们的日常作息非常简单:8点起床,吃早餐,遛弯儿,吃午饭,打盹儿,听个课学习学习或去医院拿些药,吃晚饭,看电视,11点睡觉。这其中他们每天都定点吃药并且有规律地吃饭以及休息。他们除了身体老化,没有什么小病小痛,更不会像我一样肩膀脖子酸痛。反观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上班,生活极端不规律。现在就算上着班儿,吃饭也没有固定时间,有时早有时晚,早餐更不会每天都会吃,有一顿没一顿。想想看上学的时候则变本加厉。这些当然也都是习惯养成,不太可能一下子就改变过来。想当然爷爷奶奶也并不是从小时候就如此这般的。然而,这却是一个警讯。

难道真要到病入膏肓了才开始注意身体么?我是一个很不喜欢后悔的人,相信每个人都不希望对自己的身体后悔。没有了身体上的满足是不可能有精神上的满足的。因此,身体上的满足>精神上的满足。

屡教不改,教之过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学到“屡教不改”这个词语的了,但是学到的时候,却绝对被灌输了“屡教不改,乃学生之过”。然而真的应该这样理解么?

对于孩子来说,犯错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讲,不仅仅是因为要被批评或者要受到惩罚。更直接的影响是被别人知道,是个脸皮问题。那个时候改正错误是为了老师,是为了家长,是为了叔叔阿姨,是为了同学跟朋友。晚上忘记刷牙是犯错,改正错误就是要记住刷牙,然而刷牙是对牙齿健康这一点却不是很了解。现在长大了,明白所谓“错”,完全是自己的事儿,跟别人没什么关系。然而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小时候却完全不理解?

也许小时候对犯错的认知会这么地肤浅是因为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不懂的事情只能以服从或者拒绝的态度处之,所以长辈顺水推舟地以命令的形式交代正确的处事方法。但更有可能的是,师长与家长不知道该如何于孩子交流。对于他们来说,看起来最适当的方法就是命令。这就成为了最普遍的手段。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这都是一样的。

最常见的“错”是什么?是撒谎。这是孩子最擅长的。妈妈问孩子刷牙了没有?孩子说刷了。孩子为什么要撒谎?老师跟家长会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他不乖,他不想刷牙,他想继续看电视,等等。但没有一个解释是最根本的。为什么要撒谎?其实孩子撒的谎比大人撒的谎要直接得多。他们还没有到你欺我诈的阶段,他们只是想要保护自己。为什么撒谎会让他们觉得被保护着呢?因为谎言让他们安心。为什么实话会让他们不安?因为他们压根儿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吐真言。说到底,是因为两方不懂得交流的方法。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总是会听到这句抱怨:这个孩子心眼儿真多。那个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坏的事情。他们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不会深想。但是他们说话的语气对我而言却是显而易见的。这其实对很多孩子来讲都是一样的。很多时候他们不懂得大人说的话,做的事,但是他们敏锐的观察力却可以洞悉大人们的心态。从小到大我脑袋瓜里都会想很多事情,也就是所谓的心眼儿多。这是一件坏事么?其实不是的。但是大人觉得孩子就应该简单一些,要比他们笨一些,懂的事情少一些,不会做的多一些。也就是这个认知促使他们命令孩子去做他们理所应当的事情。

其实长辈通常是会解释什么是错、什么是对,什么应该做应该说、什么不应该做不应该说。但是他们的解释往往都很片面,不能够直接影响到孩子。比如妈妈会告诉孩子刷牙对你好,会让你的牙齿健康,牙齿健康了就不会疼,就可以吃糖。这已经是很好的解释了。你还能多说些什么才让孩子记得刷牙呢?第一:健康跟疼痛是什么概念?孩子要是没有过蛀牙怎么可能明白这两个词语的含义。第二:可以吃糖是很空虚的一句话。对一个孩子而言,要不本来就可以吃糖要不就是被管得很严所以会觉得就算刷牙也没有糖果可以吃。第三:孩子的逻辑概念还不是很发达。就算了解健康跟疼痛的概念,也听不懂这跟吃糖的联系。第四:这个解释没有时间意义,不解释为什么天天都要刷牙。生性懒惰是很常见的事情,而天天刷牙则是需要培养的习惯。这么一分析,本来很好的解释就变得不那么完善了。

事实上,我小时候有几次犯错,我直到现在都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大人变得那么生气?我究竟做了什么?可悲的是,大人们会认为孩子懂得他们犯的错。这就跟很多女朋友都有着这样的误解:“我生气了,男朋友理所应当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一模一样。那种时候很多大人们的做法跟这些女朋友是一样的,他们让孩子自己去反省。区别在于男朋友可以在迷茫之余或一气之下跟女朋友分手,然而孩子对待大人可不能这样。所以当这种情况发生后,孩子会怎样呢?他反省。就算仍然不懂,他也会告诉大人他懂了,他知道错了,他会改。我就是这么做的。一边哭一边说我会改,然而脑袋里却仍然不懂要改些什么。更讽刺的是,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害怕大人生气,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

改正自己的错误后收益的人是自己。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多年后才悟到。

屡教不改,教之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