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前话

星期日的晚上,老毛病又犯了。那晚上幸好有nancy跟susan的帮忙,否则我能不能安全到家都没得准儿。从她们家离开之后,我已经不那么难受了。虽然当时已然快凌晨一点了,心里却不怎么害怕。当我坐上地铁的时候,却一阵难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地铁总会让我有这种感觉。我读过很多书,里面不繁有描写地铁故事的情景。大部分都是伤感的。火车站、地铁包厢中,都是令人流泪的地方。为什么呢?为什么就连没有任何故事情节的我到了这里都会难过呢?

我想,当地铁在行驶的时候,很多人的内心世界其实是空洞洞的。起码我是这样的,当我看着漆黑的窗外时,我很空虚。我感觉不到风,我看不到人群,面对着我的,是车中的哑巴陌路人。人在空虚的时候精神就处于饥饿状态。这种饥饿感会腐蚀着五脏六腑,片刻后你就会感觉到那种难过劲儿了。当然,很有可能这种感觉只在我身上会出现。所以读不懂的人大可以当我在胡言乱语。

下了地铁后,我拖着比僵尸还沉的步伐上了回家的公车。车外的一切都那么得黑,偶尔瞄到的灯火就跟阎王爷的眼睛一样镇魂。就在我盯着窗外的鬼火发呆的时候,电话来了。你知道么?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人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嘱咐我盖上被子,祝福我做个好梦。很多时候,当我黑了灯后,仍然会跟小时候一样地害怕。我想要给别人打电话,任何人。却总是要在床上想一个人的名字。那个名字,那个名字。我看不见那个名字。我想不到。最后总会任由恐惧爬满心怀,带着心跳进入梦乡。

电话能给我的安慰就是能够听到声音。我总觉得如果在眼睛看不到的状态下能听到声音,那么就不会颤抖了。在地铁中,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是个盲人。我看不到夜晚的风景,我识别不了周围人目光的含义。多少次我独自回家,爬上楼梯的脚步是稳定的?我不清楚,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只能在脑海中数着自己越来越快的步伐。但我不后悔出门。我只是胆子小而已。

那通电话给我的感觉是温暖的。虽然只是一通担心我到没到家的电话,却给我无限的满足感。虽然依旧黑暗无边,但至少,心是暖的。

—————————————————————————————————————————————————————

下面要写的跟上面写的完全不沾边儿。

我曾经说过我不相信爱情。这是错误的。我想,我是相信的,只是认为我憧憬的爱情不容易找到而已。我想,对于爱这个词汇,因为被用了太多遍太多遍,已然没有真正的定义了吧?所以,我只能以自己所想的去塑造一个爱情的形象。

我问过terry,你认不认为你会遇到一个可以让你放弃一切的女孩?比如说,你需要为了她移居到另外一个城市,你需要转学,需要去适应新的环境,结交新的朋友,等等。你会么?terry说他不会喜欢一个会要求他如此做的女孩。于是我说,她没有要求,她只是住在那里,或是是说她将要住在那里,而你恰巧不在那里而已。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他觉得太冒险了。也许就是冒险吧。我认为真正的爱情需要你冒险之后才能得到。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付出,就不会感觉到自己所握住的有多么重要。当然,这是双方必须感受到的。所以难啊。我依旧认为爱情就跟任何感情一样是容易淡化并且被忘却的。所以我更想要提审冒险的精神。因为这种冒险会成为一生回味无穷的经历。这种回味将会是爱情最好的护城河。

然而,难就难在这种冒险需要在两个人身上一并体现出。否则就会变成一面倒的形势。会有一个人很吃力地在维护,而另一个人会看不清楚而持续在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状况下。这种情形,如果维持得妙,还是可以的,只不过不公平而已,关系久了也会变质,并且禁不起风吹雨打。我想,只要外界稍微有些风吹草动,这关系就会断裂。所以爱情需要是互补的。我认为双方必须都有很大的投入,甚至是牺牲,否则不会长久。

我饿了。不写了。

my stupid haircut

susan guo: hahahahaha (can’t stop laughing)
linna: so ugly.. and fobby.. what’s wrong with you
mike: i can’t look at you.. i just can’t look at you right now.. can you please put on my hat?
bob: err.. it’s not that it’s a bad haircut, it’s just that your old one was really good!
co-worker: your haircut.. hm.. makes you look younger! (this is coming from someone who thought i was 13 years old)

lol.. for anyone else who’s curious as matt, here’s how i look like now:
http://uwaterloo.facebook.com/album.php?aid=2063555&l=2f216&id=122604447

if you laugh you die (and yes, susan died!.. lol jk)

你们都谁呀

我突然发现现在很多人都会来看我在无病呻吟,但却不留言。

是陌生人么?好歹也告诉我你转来转去在看什么?

我觉得我跟暴露狂似的。

现在住的房间有一面落地窗,大大的窗户刚开始并没有窗帘。晚上睡觉前我就开着灯脱衣服,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我觉得我转世应该当男人。

我肯定是那种特别会体谅别人的男孩。我会帮女孩梳头,帮她买润唇膏,陪她读书。我肯定会是很棒很棒的男孩。我不会自大,也不会好勇,我会当个温顺的男孩。但是我会拼命保护女孩的,因为我知道她们受了很多苦,而且当女孩不容易。

救赎

我读书,就爱找能把自己灵魂勾出来的书。

我不要思想,我只要感受。

谁来救救我?

我爱悲伤的文字,读着读着我就会醉死在泪水里。

记得小时候,她跟我说你讨厌死了,就爱哭。

我是爱哭啊,这有什么不对么?

她说,你一哭,别人就都让着你了。

她说得没错,我一哭,通常问题就都解决了。

但是我仍然在哭。

我在人面前哭,在人后也哭。

看不见人的我一样爱哭。

那些书,会让我哭。

就像赌品一样,会让我上瘾。

描写爱情、友谊、以及家庭的故事特别能让我感动。

我读爱情小说,一直以来盲目地认为是因为我喜欢爱情完美的结局。

我现在迷惑了。

因为我发现我上瘾了。

读着爱情故事里主人公通常不顺畅的家庭故事,我突然感觉很过瘾?

真的变态死了。

我读着那些文字,那些虚构的东西,会感觉很过瘾。

小说,是不是成为了我做梦的道具?

谁来救救我?

我读完了一本又一本,却填补不了我的心。

仍然空洞洞的。

我坐在地铁上仍然难过。

看着地铁窗外晃眼一过的难得景色仍然不知所措。

我欣赏,却伤怀;赞美,却无助。

泪眼迷蒙,我抱着电脑在床上。

我读不清楚眼前的字句,却仍然习惯性地按空格。

不知不觉已然读完,完美的结局。

温柔的男主人公,他完美地救赎了她。

我是矛盾的。

完美的结局会让我满足。

只有完美的结局才会让我认为,真的结束了。

而悲伤却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于是我明白了。

我在写我的小说时,会哭得很伤心很伤心。

谁来救救我?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写的东西会让别人哭的时候,11岁。

那个时候我在读自己4、5岁的时候写的字句。

那笔记,被我深刻地印在了脑海里。

我抹不掉。

骗子

“第三就是因为你。”戴柯渐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因为那人是你,所以我乐意被你算计和陷害,只要你高兴。”

第一感觉是感动。然后就觉得这话简直就是放屁。只要有些自尊心的女孩儿,都会讨厌被骗。这就跟我爸似的。对待他的第二次婚姻,他告诉我他的维持方法就是让邹红妈妈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这简直就是另类的欺骗方式。

Thanks for the 50 cents tip..

First of all.. Happy Bday to Susan~ (not me, another susan.. >_>)

Susan, if you are reading this, you probably will figure out what I’m about to say just from the title.. I went with Susan and a few of her friends tonight to celebrate her birthday. The last stop was at a bubbletea place on College street close to Spadina called 168 Teashop or something similar. We stayed there for about 2~3 hours and everyone placed a order. In the end, we went up to the counter and requested separate bills. Mine came to a total of 5.12, and since I remember the original price was 4.49, I calculated how much I need to pay for tips (I usually just pay the tax). I gave the waitress 10 and took 4.25 back from the tray. I was the last one to pay so the other girls started heading out already at this point. I then heard the waiter behind the counter collecting all the trays said, “Thanks for the 50 cents tip, guys.” I soon realized that the other girls did not pay any tips, so he was referring to my place of tips. I felt pretty bad after hearing that, but I wasn’t sure why. Well, I can now relate my emo-ness to some possible reasons:

1. The waiter was being an ass about 2 bucks worth of tips

2. I got the blame for something I wasn’t responsible for

3. The waiter felt bad

I think it was probably a combination of all three.. I don’t think I would get upset if the waiter didn’t say anything, but I know I would still get upset if I realized that the waiter felt bad about not receiving tips, so I put the third reason down. I think the first two was easy to come up with though. The waiter should not have said that to begin with, that’s just rude. There are many ways to request tips from customers with a different kind of attitude. The second one was easy to come up with, but I’m not sure whether if I was actually upset because of that, simply because I don’t really care about taking the blame for anything. I always put more responsibilities on myself anyway.

Despite everything I’ve said.. the waiter probably just had a rough day.. probably didn’t direct it on me and probably already forgot about it by now.. I should really go to bed O_O

妈妈说的。。

当你想要拒绝一个喜欢的朋友的时候,就走过去抱住他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看,我现在这样抱着你,心里会很安心、很平静。但是我并不会有心跳的感觉,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听完后,我脑袋里立刻浮现出spongy常用的那个faint的msn小人儿图像。。>_>

我觉得我妈真的是韩剧看多了,我的天啊。。。

名字

我的名字就跟我的眼睛一样。从小到大我都很讨厌她们。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过来,她们跟我的关系已经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改不了,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好了。所以我决定喜欢她们。

从小,就没有人能读出来我的名字。从小,我就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够听起来女孩子气一些。我想要一个三个字的名字,最好里面能有个什么燕呀雅啊之类的字眼。我在想,是不是爸爸懒所以才给我一个字的名字?但是并没有啊,他明明是翻遍了辞海才找到我这个名字的。也就因为那本辞海,我的名字才会如此坎坷。我不喜欢我的名字。我想我已经说过一遍了。我不知道具体为什么了,所以我现在只是重复一遍已经说过的话。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曾经有人以名字为由欺负过我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有充分理由去讨厌她了。可惜的是,我不记得曾经有这么一回事儿。

关于眼睛。我也同样说不出来为什么讨厌。我写的东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我只记得关于眼睛的一件事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眼睛被我所厌恶,我现在无从得知。让我一边写一边回忆好了。那个时候我在上全托幼儿园。我非常憎恨那个地方。是谁说孩子在小的时候是纯洁的,说那话的人一定没住过全托幼儿园。在那个时候的梦里,幼儿园是灰色的,里面的阿姨张着黑色的翅膀跟巫婆般的嘴脸。我住的那个全托里面,大部分都是小康以上的家庭被送来的孩子。以前不明白为什么阿姨会对某些孩子有特殊待遇,但是现在的我已然明白那是因为家长对她们有所贿赂。我依稀记得有一次爸爸从美国回来到幼儿园看我,曾给阿姨们每个人都买了东西。那个时候,我沉浸在爸爸回来了的喜悦当中,并没有去深思这其中细节。但是这些朦胧的影像对现在的我来说确是最真实不过的了,不就是贿赂么。很多孩子在星期三就被家长接走了。我曾一度非常迫切地想要同样的待遇。我好求歹求地逼得妈妈同意有那么一个星期三来接我。那个星期三我还是失望了。我很肯定地跟阿姨说,今天妈妈一定会来的。阿姨很不情愿地跟我在门口接待室等。我不记得等了多久,但是已然等到了阿姨的极限。一直到星期五,我都在心底暗暗地埋怨着阿姨。深信那天妈妈来了,只是阿姨提前把我带走了,所以妈妈找不到我。星期五,是每个孩子必须回家的日子。如果那个时候父母没来,就是很悲惨的事情了。因为那就要一个人住在幼儿园里,不会有任何的伙伴。有一个星期五,妈妈没来。直到星期六才到。

为什么没来呢?

关于名字。我的名字,说起来不复杂。看着她,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特殊的。直到你发现你无论怎么猜也猜不到她的读法的时候才会把你惹急了。这字儿,曾经让我被海关扣住。这字儿,从来没有一次被新任的老师读准。这字儿,总是需要让我跟每个新认识的朋友讲一下由来。我所说的不外乎这几个原因:妈妈从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想要叫我多多;奶奶的姓氏读法跟我的名字一样;爸爸希望我能够时时刻刻记住时间的宝贵,所以名字跟时字儿音同字不同。这字儿,我懒得打出来,因为目前用的微软输入法打不出来。不过写法十分容易,就是女子旁加上一个多少的多。曾经有很多人都以她来取笑过我,其实就算是现在,也有的。说来巧,前两天就听说有个人以名字的字音来取笑我呢。我仍然说不上来具体为什么讨厌我的名字。可能因为懒吧。算了,不提名字了。

妈妈没来是因为她去做了整形眼睛的手术。她把单眼皮改成了双眼皮。很多人都会说我跟妈妈长得不像,其实那是因为他们没见过整容之前的妈妈。妈妈总是会怪我说我们长得不像,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说。明明是她的决定,为什么要怪我?是啊,也许就是这句话吧。不是我的决定,为什么要怪我呢。我对名字没有影响,却要为她负责一辈子。我没有讨厌眼睛,却要被妈妈讨厌。我觉得我做人也总是这样。总是为着他人的决定而负着责任。

骗子

我今天在地铁看到了一张广告牌。当我在看到它的一霎那我就笑了。那是一张给航空公司的广告。意思很明白,就是做他们的飞机,就跟躺在水中的感觉一样舒适。在做了那么多次往返飞机之后,我对飞机上所有的一切都十分感冒。所以当我看到那么大的一张广告说着那么白目的谎言时,我不禁莞尔。这世界真奇妙,总是会有说谎话骗钱的人。而这些人的存在却不外乎有专门喜欢受骗的人。我就是那喜欢受骗的人。我虽然乐了,但仍然记了下来那航班公司的名字,但算下次订机票问问看。虽然我知道是谎言,但能制造出这谎言来的人一定明白坐长途航班的苦恼,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堵墙大的广告牌。所以就算是在骗我,我也甘愿被骗一回。反正也是要做,受罪也是必然的,那么就甘愿被人骗好了。我顺其自然,我安然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