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祸害

古人说:红颜祸水,自古红颜多薄命。又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那……若红颜既是祸水,又具祸害的话,她会短命还是长命?

齐白凤看着今生唯一收的女徒弟,笑着反问她:“那你愿当短命的红颜,还是千年的祸害?”

她睁着水汪汪的凤眼歪着头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我要当红颜祸害。”

我的狗狗叫本本,不是笨笨

感觉被需要着是一种很特殊也很微妙的事情。

作为一个女儿,虽然很多时候我不想要承认妈妈跟我的相似之处,现在却仍然要承认我们在这一点上是雷同的。无论与谁相处,我们都渴望着被需要。我不想要妄自菲薄地说自己喜欢去帮助他人,好似自己多么伟大一样。我喜欢,是因为当我帮助到了他人我会感觉到自己被需要着,而这种感觉满足到了我。这样说,似乎我是个很变态的人一样。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只是一般没有人像我这样分析自我的感受以及所作所为。更何况,这种情形在一般状况下都会被评判为爱好和平、友好亲善、没脾气、老好人等等等等。其实不是的!这些人都只是因为喜欢那种被需要的感觉而已,所以他们不去顶撞他人,不去追求自我,盲目地去帮助他人。

除了以上情形,不怎么会做人的被批判为比较不好听的也有。 他们所得到的评价就是:价值观有问题,不合群,思维很怪。我妈妈,很不巧的,就位于此类人。她其实很好分析,相处久了就好了,怪人都需要适应不是么?她脾气不是很好,所以跟脾气相同倔强的爸爸相处久了就分了。听起来好像逻辑上是可以理通的,对吧?其实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爸爸出国了,在生活上不需要我妈妈的帮助了,而妈妈觉得被抛弃了,所以两个人才产生了不可改变的分歧。当然啦,你也可以说远距离婚姻本来就很难维持。但请想想看,当时他们已经可以被称之为老夫老妻了,远了个两年算什么呢?又不是年纪轻轻的热恋会被土一埋热情就灭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妈妈觉得从那一时刻开始爸爸会在婚姻中占上风,会不需要她了。

相对而言,妈妈目前的男朋友脾气很好,所以跟妈妈相处得来。这一点,逻辑上也可以成立。然而事实上我却认为是因为他在事业上、生活中都需要着妈妈的辅佐所以两个人才相安无事。当然人家脾气好也是两个人合适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是因为妈妈在这段感情中充分被需要着。出门吃饭,妈妈付钱;每个周末,妈妈看店;纳税季节,妈妈依然全权负责。她打理他的生活、店面、甚至人家的妈妈。不可否认的,被需要真的是一种对妈妈而言必不可少的需求。

不仅仅是对伴侣,她对于朋友的选择也是如此。她不喜欢跟对她没有任何需求的人相处,习惯于跟情况略与她的人打交道。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因为她自尊心高,不喜欢跟条件比她高的人在一起。后来我认为是她喜欢帮助他人所以总是跟条件比她低的人在一起。直到现在,我可以确定她只是依赖于那种被他人依赖的感觉。

而我呢,在某种程度上跟她差不了多少。不过在我的生活圈子中大都是同龄孩子,大家也都没有太多的需求跟责任,所以分不出太广泛的层次高低。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没有了条件比我高或比我低之分。再说我也没妈妈那么严重的倾向,只是满足于被需要的那种感受而已,并不是非它不可。起码目前我是这样分析自己的。

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我跟我妈是这样的人。讲了这么半天如果没有半点相关性不是白掰了。记得我在看house的时候曾经看过这么一个片断。当时那个糟老头医生因为一个赌注而跟女助手医生一起吃晚饭(it was a date),吃晚饭的时候女助手幽默地问:“你还不相信我是真地喜欢你么?”糟老头把头从餐盘中抬起,一对鹰眼直视着她说:“我相信。”缓了缓后又说道,“记得你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但是他得了癌症,你却仍然跟他结了婚。但是癌症毕竟是绝症,他如期死了。”这个时候年轻漂亮的女助手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糟老头却继续说着,“你跟一个得了绝症的人结婚,不是因为你爱他。你是一个理智的人,每天跟手术台打交道,看过了不止一次的死亡。你不相信奇迹、不指望他健康起来。你跟他结婚是为了什么呢?”停顿、停顿、停顿,“是因为你想要帮助他,你想要给绝望的他活着的期望。你喜欢感觉到被极度需要的优越感。”老头凝视着年轻漂亮的她,继续道,“You like me, because I’m damaged. 我又老又瘸。I am damaged, and that made you pick me to like. 你只是希望被需要而已。”

有人说过电视剧只是现实生活被夸大了而已。但事实上我认为电视剧就是现实生活。因为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是只有神仙才能预测得到的。电视剧也许是在讲发生在你身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绝对是在某些人身上已然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被写进剧本的故事有着显著的相关性。

最近在msn上有跟我聊过的朋友都知道我养了一只米色的Pomeranian。记得在公司的厨房里Adam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这么想要养一只狗?我当时掰了很多个理由,说服了Adam却说服不了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呢?经过这一个周末我明白了,因为我讨厌被一个人抛弃在家里。我渴望有一个需要我回家的伴儿。当我知道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我会不想要回家。但是如果家里有一只可爱的小狗就另当别论了。这只狗不是很聪明,却很忠于主人,并且超级依赖人类的共处。每次我在家里来回走动看到他无论之前在干什么都会乖乖地跟着我走的时候,那种微带变态的满足感无与伦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略微明白自己跟妈妈一样,也有着那种渴望被需要的感觉。而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只是喜欢帮助别人后所得到的那种满足感其实也原由于此。

说了这么多后,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呢?其实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会有自私自我的因素存在着。并不是因为有了这些因素就会让我们变成坏人。 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充分满足自己自私却仍然可以在众人面前不自私的中立点。这个点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需要一些脑袋和一些三思而后行的处事态度。做出为难他人的事情时应该先琢磨琢磨这样做会不会最终影响到自己?预惩口舌之快的时候要明白这样做会不会毁了自己培养多年的感情?很多事情都有一个值不值得的衡量方法。

我不喜欢后悔,所以我做很多事情、说很多话之前都会想一想这究竟是不是我愿意做的事情或想要表达的意思。对于我在乎的人,我永远抱着如果我说了伤你的话或做了伤你的事儿那绝对是因为不说不做会更加伤你的态度。而伤了你只会让我难过,我又为什么要做出伤你的事情呢?这样想,就会在自私与无私中找到中立感。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做一个对自己而言是自私对他人而言是无私的人。这样不仅仅让他人感到快乐,也给自己带来满足感。这世界上既然有像妈妈跟像我这样渴望被需要着的人,就自然也有需要他人的人。也许世界不公平,却在某种程度上是平衡的。我本来不想牵扯到nerdy stuff,但是现在不得不提起以前曾经读到过的一篇文章。原文我找不到了,但这篇是摘录:李政道给毛主席演示对称。我很喜欢李政道对毛主席演说动态中的平衡那一段。在每个人、每件事、每种观点、状态、感觉中都需要找到那个动态中的平衡点。万物都在变幻着,所以不可能有静态中的平衡。我不指望超越身边人的脚步,只希望跟我在乎的人保持平等的距离。

好久没写东西了。被很多人抱怨了。但读我写的东西的人都不留名儿,我又怎么知道还真的有人来读呢?所以不能怪我把blog换过来后懒惰了一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