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玄

“很玄,这件事很玄”- 这句话是谁说的?我忘记了。只记得这句话。

已发生的事情中没有偶然,有的,只有必然。这种看法跟命运或者确然主义并不相同。主要的区别在于,此句用于过去式。这是对于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的态度,我个人认为是可取的。如若将每件事情都认真以对,那么此人一定十分严谨,是聪慧之所在。

lost in translation.. … ….

困了,思路乱了。

简易地说,就是我认为是偶然突发的事件,如果以偶然来看待就似乎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实则不然。每个人如果细心起来都可以当个聪明人。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是身边的事情,都应该理智地分析一下。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偶然,偶然都是必然会发生的。至于为何必然,就需要去揣摩一番了。

听好听的歌

歌曲:好听
歌手:许茹芸

你说的话 我都相信
说得好听 说得甜蜜
你说的每一句我都相信
为了爱情 失了聪明
听你的话 闭上眼睛
这个梦多美丽
让它继续
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
你爱不爱我不能确定
也许你只把它当游戏
我却爱得太用力
你说的话 我都相信
说得好听 说得甜蜜
你说的每一句我都相信
为了爱情 失了聪明
听你的话 闭上眼睛
这个梦多美丽
让它继续
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
你爱不爱我不能确定
也许你只把爱当游戏
我却没那么聪明
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
你爱不爱我不想确定
我会关掉你送的手机
然后静静不去理
你说的话总那么好听
你爱不爱我不想确定
我会关掉你送的手机
然后静静 轻轻
是再也不去理

磕药生涯

每两年我都会有一天左右的时间在极度痛苦之下度过。这24小时之中我真的可以算是渴望死亡胜过一切。如果有一种药可以麻痹我一切知觉,那该有多好?

一些字儿

原振侠叹了一声:“虽然玛仙这样指责我,但不要以为我不伤感!”
康维又道:“算了!”
原振侠十分恼怒:“你不断地说算了,是甚么意思?”
康维的语调并不热情:“就是算了的意思──我留意过,刚才你至少有五次机会,
可以提出来,和玛仙一起去,可是你没有提出──照我看,你连想都未曾想到过,所以
,算了!”
原振侠听了康维的话,不禁呆了半晌。的确,他只想到过叫玛仙不要去,根本未曾
想到过,自己可以和玛仙一起去!这时,也由于康维的话,才有了这个念头。
可是他立即又想到:自己怎么能和玛仙一起去呢?去拯救爱神星,那么不可测,又
不可思议的行动,对他这个地球人来说,不是太不能想像了吗?
要是他去了,尽他的一生,都可能只是在浩淼无际的宇宙之中游荡,除了玛仙之外
,他会再也见不到任何人,这是难以想像的生活!
别说他根本没有想到过,就算曾经想到,他也不会提出来!
一想到这里,他甚至感到了一股寒意,自然而然,摇了摇头。
康维笑道:“是不是,你不会提出来!”
原振侠苦笑。康维又道:“如果有爱情,就会!”
原振侠苦笑更甚,他道:“如果要这样子来证明爱情的存在,那么,我只好承认,
我不会有爱情!”
康维爽朗地笑了起来:“你想通了这一点,心情就会开朗!”

——————————————————————————————————————————————————————

以上是倪匡所写的一本小说之片断。

我说过的,爱情需要有冒险的精神,跟这片断中所描述的及其接近。

再进一步说说看上次我问terry的那个问题:如果你喜欢的人需要你放弃很多东西,类似拟定要的学业计划或是工作以及居住的地点等,你会去么?

其实我在问的时候已经有了答案。对我来说,我会毫不犹豫地去放弃,去接受跟那个人在一起的生活。因为我想象中的爱情本应如此。我认为如果没有了这种牺牲,没有了这种勇气跟精神,也就不能称之为爱情了。那平平淡淡的感觉,不会长久。所谓的细水长流是指在冒险过后所享受的,而不是一开始就会这样的。如若一开始就那般的平淡无味,那么必然会有厌烦的一天。也就是说,感情的培养在最一开始有着关键性的作用。因为那个时候,所有的感觉都还很朦胧。虽然女孩觉得她喜欢他,他也对她说了他喜欢她,但是会怎样他们仍然不清楚。

好可怕。bob的一通电话让我断了思绪。重新读自己写的东西发现我在写的时候竟然在下意识地有目的存在。我认为我刚才在写的时候并没有异样的感觉。只是突然读完了那段话,有强烈的写字欲望,才产生了那段话。但是现在重新读,发现有可能是自己一直在潜意识地去想方设法劝说一件事情,也有可能是努力在巩固自己的信仰。总之,现在写不下去了。因为感觉到了其他因素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时候我在写东西时都处于麻痹状态。真正有了想法,其他的想法,就继续不下去了。而如果我能够保持在那种状态下,无论是悲观的、快乐的、盲目的、惊慌的,都可以洋洋洒洒地种下很多蝌蚪。反之,有了别的感觉就会进行不下去了。继续进行下去的结果就是一篇文字,两种感觉。这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很多人就跟我说过,有时候我的叙述有跳跃性的思维,让人接受不了。那自然是因为我突然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所至。好了,不说它了。

在这个时间断里,好笑的是似乎很多人都还清醒着。据我所知有两个人刚从kfc酒足饭饱后回到宿舍,而又有另一个人正在疯狂地迷恋着键盘跟鼠标(原因不外乎是dota)。

不知道倪匡写一本书需要多久?我目前正以每日7本的速度去读。天,真的是7本,我也是刚刚数了一下才发现的。已经读了50余本。以前读过的也差不多有这个数字。自然,我重读了一些书,但也有大部分并未重复阅读。也就是说我读了他将近100部书了。我现在读小说已经不似12岁时汹涌了。那个时候真的是整日不吃饭都要读书。当我在网上查阅到那么多书的时候简直是疯狂地入迷了。茶不思饭不想地坐在电脑前,也亏得当时妈妈没有阻止我。因为读书,我耽误了多少事儿啊。这是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因为读书而耽误事儿。究竟什么是事儿,难道读书不算事儿?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如此读书对作者是一种侮辱。因为我是因为喜欢读而读,不是因为书的质量如何。当然有一定的影响,但毕竟不大。就像我现在这样,大有以读完倪匡所写的每一部书为目标去进行着。所以那单一的一本书反而不会让我多加珍惜了。数年过后,我会只记得书中人物性格,而忘记了书的名称以及确切的经历。这难道不是对作者的一种侮辱么。如果有人如此阅读我的小说,不去珍惜它,我也会难过的。这也是让我顿足与作家这个身份的一大原因。写出来的字就跟语言一样,是收不回来的。所以我无权对收不回来字有任何发言权。就算我的看法已经改变,也不可行。这是其二。当然,还有其三、其四,也就不一一举例说明了。实际上,我对任何自己兴趣有关的都不想用于商业用途。何必呢,既然是兴趣就必然是无需外界的动力会自然而然地去实施的行动。就算没有金钱的诱惑,我也会写。而如果没有了金钱,我就不会为那些金钱所带来的拘束以及责任而束手束脚了。想得开,是我的优点。=)

今年7岁

我是一个男孩

出生在温哥华2000年1月9日的晚上

当我还藏在妈妈的肚皮后时

每日伴着classical music入睡

为了给我中文教育

两年后伴随着爸爸妈妈我踏上了北京的土地

我本来有一个姐姐

但是后来失去了她的影子

在北京我认识了一个哥哥

他是妈妈以外我最喜欢的人

迷迷糊糊地

我在长大

安逸地

我享受着万千的宠爱

不久前

我有了两个爸爸

当我开心地炫耀时

却被训斥了

我的脑袋记不住太多的事情

但是什么不该说已然有了一定的认识

从不记得的时候

就开始了练习钢琴

妈妈是民主的

所以当我说不想学了的时候她只是劝导

妈妈是聪明的

所以我还是要当男子汉继续下去

因为

半途而废就不是了

我当好孩子

所以见每一个爸爸的时候我都当作他们是唯一的

哥哥是我的

他是最棒的,妈妈第二,爸爸第三,爸爸第四,哦不,爸爸们并列第三

我又见到了姐姐

但是我不认识她了

明天我要跟妈妈跟爸爸去玩儿

回来后就见不到她了吧

一个孩子的话

到此结束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highschool,感觉已经很久远了。虽然我总是坚持很久不联系的朋友仍然是好朋友,却发现其实很难。越不联系,越难联系。msn好像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联系方式了。那些不经常上网的人就逐渐被淘汰掉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让我用电话跟很久没说过话的人沟通变得如此困难?

其实我还是怀旧的,很多人也是如此。只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行动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我没有分身,也不能做到有机会就去仅仅为了维持友谊而组织活动。友谊究竟是什么,应该不会软弱到如此不堪一击的程度。但是时间往往能够淡化一切。如果友谊跟感情一样,都是会被时间淡化掉的,那么也就不可预测了。然而我相信恢复的可能性也还是很大的,所以需要等待复原的时机。

我觉得最痛苦的感觉是当你发现你是一个不必要存在的人。没有价值感。

当然这是指在人最基本的要求被满足后,我觉得如果肚子饿了、口渴了,这些还是更痛苦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来。可能因为我发觉最近一直在做没有必要去做的事情吧。去安慰不需要我来安慰的人、去帮助不需要援助的人、去教导明明掌握一切的人、去给一个洞悉所有事情发展的人分析道理。。很没必要,让我觉得做人做得很笨。

话梅画眉

我开始重新读以前读过却没读懂的书,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我在转着圈儿。再过不久可能会重拾起12岁之前就读完了的金庸小说狠读一番。虽然当时念过很多遍的生硬字句已然再熟悉不过了,但现在却忘记了大半。人生是不是就是一个圆,随着时间的淡化,我们的记忆洗刷着身边所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