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最近过得很不踏实。心情动荡得意外地厉害。

好似又变回了7月离别时的水娃娃一样,动不动就会掺出水来。

特别特别地害怕呀。怕心中担心的事情会发生。

老天爷不应该这么残忍的。

请不要把这么善良的人从我身边夺走。

爷爷。

我最尊敬最崇拜最爱护的人。

记得小时候在大院儿里,我从来就没有觉得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因为我有我爷爷,那个无所不能的爷爷。

早晨,爷爷会为我梳辫子,将我乌黑的头发分成两半,然后打上我最心爱的蝴蝶结。

每个星期无论天气如何都会接送我上学。坐在爷爷脚踏车的后座上,总觉得安心无比。

因为我知道,无论天塌下来,都会有我前面的巨人帮我扛着。

回家后总是马上就把作业做完,因为我知道晚饭后爷爷会帮我检查作业,这是我们不变的惯例。

为此,马虎的我便总能在班里拿上几朵小红花,得意得不行。

爷爷啊爷爷,总是为我打理着一切。

傍晚,我会跟着大院儿里的伙伴们狂跑狂疯,享受着儿时无忧无虑没有烦恼的日子。

而爷爷会跟着我的动向,在院儿里散步,但是眼睛会离不开我。

大了后再回去,院儿里人事已非。

但当傍晚我下楼去的时候,爷爷还是会不变地跟在我的身后。

当时的感觉甜蜜无比,好似飘荡已久的偏帆终于又归了港。

我看着爷爷杵着拐杖,一步一步地从台阶上向我走来…………

鼻子会突然酸酸的。

爷爷啊,已经不似以前那般健康。

白色漫布着他的头发,行动也已逐渐地缓慢起来。

爷爷那精明的眼神也已被浑浊吞灭。

年老的种种迹象侵略着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啊,曾经是那么地威武,军医笔挺地好似不败的战士。

就算退休了,我的爷爷啊,仍然是那么地活跃。

在大院儿里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领导着教育着每位老人,他们过的是多么有意义的生活。

爷爷,他钓鱼,他领唱,他指挥,他跳舞,他集邮…………无论是在干什么他都会干得比别人好。

他带领着好多活不老的昔日战友到电视台演出,他们唱歌、跳舞、活得比年轻人还要年轻。

星期一打撞球,星期三打桥牌,每日清晨都舞拳弄剑,我的爷爷啊,他长生不老。

但慢慢地,老天爷会嫉妒的啊。

我眼看着每次回去,爷爷都会衰老一些,心疼得不行。

如果可以,我愿用我三十年的生命去换取爷爷三年的寿命。

拜托老天爷能够让爷爷看到我毕业,看到我长大成人。

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

爷爷,孙女儿好想念你…………

我要快快长大啊,我要孝顺我的爷爷,在他的身边伺候他照顾他。

——————————————————————————————————————————————————

前两天跟丁丁聊,他跟我说他的奶奶过世了。

当时给我的打击不小,我马上就联想到了爷爷,于是害怕得不行。

当天晚上竟然又因为terry一句玩笑话哭了出来,糗到极点。

昨天也因为同样的事情哭了好一阵儿。。

哎,真的好怕呢。。怎么办。。。

游弋

冬季飘漫的雪花在我的眼前翩翩起舞。

一种朦胧的感觉久久不散。

好似这风景曾深印在脑海的某处,而今才又被挖掘出来。

断断续续的思路游荡在我一片空白的大脑中,连不上、剪不断。

不知何去何从的心情翻来覆去地演变,难以理解得让我难过。

拖着疲倦的靴子静静地踏在苍白色的积雪上,仿佛一贯如此。

宁静的感觉舒逸得让我轻叹。

叹那茫茫的雪,叹那走不完的路。

变幻莫测的云端是否还存在着另一个我?

不止一次地幻想着惊喜,梦在他方,游在异届。

无止境的国度;无污染的净土。

无限制的时间;无尽头的可能。

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遐熙的归宿。

我心中的孩子在呐喊;梦中的你在挥手。

捡回我的白日梦,重新上路。

女孩的心事

今儿没去上课。坐在我澄橘色的圆椅上盯着msn发呆。

这两天的作息时间不仅仅是乱了套了,就连夜猫子的我都有点儿承受不了。

是不是到了这个年龄都会有这些烦恼,还是说我的心思就真的这么复杂?ia今儿也跟我聊了些他女朋友的事儿,跟我这儿的情况其实也相差不远。所以我马上就说出了他女朋友的逻辑,因为毕竟跟我现在的想法是差不离儿的。

我怕失去现在已有的,但是又渴望更多的,所以说白了我就是自私。我是不是应该自我反省一下是不是有点儿身在福中不知福,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永远没完没了。。其实我特别讨厌现在的自己。真希望一切都可以摊开来铺平了好好坦白地一一讲妥了。但是感情这种事儿又怎么能够谈妥谈拢呢?这就跟我跟trace说的家务事儿一样,是个不能由旁人插手管也许永远不会有合适的答案的situation。

记得小时候邹红妈妈给我做过一个测验:她说我以后会花心。可能我现在到了花心的年龄吧。要不然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好像谁都不喜欢又好像谁都喜欢似的。不知道这种状况是不是要称之为花心?我甚至连我还喜不喜欢自己的男朋友都明确不了。这算不算是背叛?我很怕做错了决定将来后悔一辈子。但是又很讨厌自己摇摆不定的心情跟现在这种不明不确的关系。为什么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是灰灰的,压根儿就没有黑白分明的。要是人跟事儿都能一种白一种黑地并列在我眼前很好分辨那该多省事儿。

记得之前linna说让我拖着。说拖久了答案就明白了。但我已经拖了4个月了,难道还不够么?难道我还需要拖一辈子么。何况拖着只会对我们俩都没好处,更别提这对他多少有些不公平。tingle刚才说当我开始喜欢别人才分手来得会远比我现在分手对他来说更痛苦。我不希望有人会痛苦啊。我希望我们都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呀。是不是痛苦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呢。要不然我怎么左思右想都想不出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

前两个晚上都是不停地聊,过多的忠告让我的头大得不行。也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更别提每个人都有些contradictory。烦死了。

***************************************************************************************

说点儿别的吧。昨天跟trace聊才发现原来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喝了酒之后就会变得特别粘人呢。呵呵,我记得以前不管到了谁家,我喝了酒之后就会开始粘在别人身上,拉着抱着就是不松手。好像每个人都变成了我的专署玩具我的毛绒大熊一样,可以任我玩耍。我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每个人都变形了,变成了软软的可以玩弄的棉花一样,赖着会很舒服。哎,这种感觉现在要不得阿。否则会很危险。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小女孩儿了,万一身边有坏人怎么办,我分辨能力跟反应速度又都不是很突出。。所以现在要喝酒之前一定要确定身边有我可以相信的人(祟祟念:要理智)。

第二个学期了呢。见到了从co-op回来的zm跟老同学。都没怎么变的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认为我变了呢?越长越难看了吧,没小时候可爱了。每个人都是小时候最可爱呢。小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什么烦恼都没有。纯真得让人不忍心欺骗;纯净得像一张白纸。真希望能回到那个时候。不知道谎言的虚伪,不明白大人的无奈,不用管人际关系的复杂。现在的我好像被抛弃了一样,被放任在众多迷惑中,理不出头绪、难以自拔。

我要找到幸福,我是这么跟自己说的。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连幸福的定义是什么都已然不明确了。真的。幸福就是开心么?还是幸福是一种永远的满足呢?让我开心是很容易的我觉得。我是个很容易哄的人。别人一句很简单的话就能让我美在心头。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是要看是谁来说吧。最大的幸福应该是能够找到我爱并爱我的人。但是出生以来的教诲跟经历却又会让我觉得对方不仅仅要是我爱并且爱我的人,还需要是一个有成就、会说中国、等等等等的人。所以幸福就变得很难找了。而且变得很难保持,所以就更不用提永恒了。何况我又很善变。连我自己都不能左右自己的心情,我又怎能期望别人来固定我的心?

真能哈拉哦我,看来又浪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写这种没营养的心事。。算了算了,就当发泄吧!

迅速返回微积分状态。。*-*

家书

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二舅妈、二舅…… 你们大家过得还好么?

我在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总算在圣诞前夕落幕了。还来不及让我细细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短短的4个月就已经从我身边逝去。1219日我考完了最后一门课。考完后顿时感觉身子清爽了不只一倍,走路回宿舍也发现身边的一切变得更加多姿多彩。上大学之前,我跟许多高中生一样对它充满了无边无际的幻想。但真正的生活却比我幻想中的还要极端。

先说说学习吧。刚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每次都是边听边走神。并不是因为我注意力没办法集中,而是因为实在有点儿适应不过来教授的教课方式方法。大学里的教授一个个都是顶尖的学士。在他们看来,教给我们的东西简直就是1+1=2那么简单的等式。所以在课堂上,他们一个个讲得飞快,把粉笔舞得满堂生辉,但是在座的学生却是满脸迷雾。

我一个学期总共要上5门课,其中有三门课是必修的:微积分,几何,编程;两门选修的:物理,英语。我在英语课上如鱼得水,感觉不是一般的好。而在其他4门课里就难过得要死啃书本了。在高中的时候,我总是在课堂上听听讲,下课后做做作业,考试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结果到了这边考试前要整宿地熬夜找习题做,反复背读那些又臭又长的数学定理与法则,最后考的成绩也还是一般般。我开始觉得挺难过的,毕竟在以前的学校我都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到了这边分数名次却都一下子掉了下来。

不过我适应能力跟社交关系都不错。在新的环境下马上掌握找到了新的伙伴跟学习方法。我听不懂之前的教授就换个班听讲,反正交作业跟考试都有固定的时间与地点并且会在网上通知,所以去不去自己的班听讲是无所谓的。在前一两个星期内我换了好几个教授,最后固定在一两个我认为表达能力比较卓越的教授的课堂中听讲。而结交了不少朋友的好处呢,就是在作业上或是学习上都可以跟他们一同努力、一起切磋。我发现两个人一起写作业时,我遇到的难题未必便是他的难题,而令他困惑不解的也未必就也会让我也头皮发麻。如此这般,效率就大大提升,因为我们可以相互与对方交流知识。

在这所校园里我认识了不少人。他们都有着各式各样的肤色,讲着多种多化的语言。但是一个个都是非常聪慧的人,相信之前都是各自生活圈子中的尖子。刚一开始,我很快就感觉到自身的不足,进而感觉到很无奈的自卑感。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就算人外有人,但是人无完人。不会有人天生就会背乘法表,也不会有人不用努力学习就突飞猛进。别人表面上给我的压迫感不外乎他们在学习上表现出的强势。而这股强势都要归功于他们快速有效的学习方法与其养成的良好习惯。所以我不仅要在课堂上钻研必要的课本知识,还要在身边的这群人中跟他们学习生活知识与学习窍门。

我很幸运地在这个学期交到了一些朋友。他们不仅在平时生活与学习中给我鼓励与支持,在必要的时候也会伸出帮助的手助我渡过难关。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因为如果没有他们,在滑铁卢这所不夜城中,我这个夜猫子就会少了很多熬夜做作业的伙伴。在此,我觉得我应该讲讲看两个朋友,因为他们在这个学期中给我的印象最深刻。

记得我考完了微积分的期中考试后,出了门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陈璐怡。当时跟她是那种知道是在自己班里上课,却不知道名字的关系。也许是机缘巧合吧,刚考完了式的我俩都有种松了口气儿的感觉,所以也没怎么自我介绍更是没有任何顾及地就开始跟对方天南地北起来了。紧接着在回家的路上,天南地北变成了无所不谈。回了宿舍的我们在闹嚷嚷的食堂里又连着大话西游,侃得是好不痛快。在短短一夜内,我们就从班上的陌生人变成了胶粘糖。跟璐怡相处的时间其实不如我跟其他一些人来得长来得久,但是就是对了味儿了。自然而然的亲切感也不知道是不是从上辈子就开始培养了起来还是怎地。也许是因为她跟我一样都不怎么怕生,喜欢凑热闹广交朋友。更甚者,我们胡诹乱侃的本事一流,都有着能把对方哄乐了的本事。总之,跟璐怡在一起,我感觉很舒服、很悠哉。用不着藏着掖着,也用不着拐弯抹角,我可以了无亟待地呈现出真实的自我。

在大学的第一个星期中,我认识了不少人。很多到了期末都变成了泛泛之交,而有一个却从跟我平起平坐的学生身份升级到了我的物理辅导老师。苏畅住我楼下,学的是电机工程。我在选课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头壳坏掉了还是脑袋故障了,总之少了根儿筋儿的我选了个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的物理课当作副科来学。开了课后,我就压根儿没去上过任何一堂课。所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我期中一下子就给考砸了。而这门课的期末占着学科75%的分数,所以期末一定要考好才可以。身体不是很健康的我,再加上平时又不怎么注意,结果我在期末考试这么重要的期间竟然一下子病得很厉害,发烧烧了我5夜。在这种时段,每个学生都在着重于复习考试,但是苏畅不仅给我找药吃还帮我复习物理。在两天内帮我补了一个学期没去上的课。

目前我是在滑铁卢的数学系主修编程。具体这个方向对我来说是不是正确的我也无从得知。爸爸认为能够培养出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是我学习这个专业的主要原因。而如果我的兴趣与此不相符合,以后也还是有改变的余地的。但是编程这个专业是在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假若我在毕业后的几年中想要转行,那么我再转回编程的可能就不是那么理想了。而且就算我留在这一行业中,我也要不断地更新自己,不断地学习新的语言,不是么?更何况我在大学越学越清楚地明白,我,是不喜欢数学跟编程的。虽然我可以继续学下去,也不一定就学得比别人差到哪里去。但是我明白我不可能以后一辈子编程的,因为我还是钟爱艺术。喜欢在画廊里徘徊;喜欢在文字中游荡。我热爱中国的文化,更希望以后能够在中国发展,在我出生的土地上做出一番所为。当我将自己浸透在充满东方味道的海洋中时,我感觉到的不仅仅是幸福,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这样的我,对将来的发展很彷徨,不知道何去何从。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就算不直我也要把它撞直啰。

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分数走向吧。平均分刚刚好拿到了80%。其中英语91;几何81;微积分与物理都是76;最后编程74。这个学期我会更加努力的。课程只会越来越难,所以我只能越发勤奋才可以跟得上进度。

最后,跟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中有新的收获。但最重要的还是保持健康身体,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地、快快乐乐地度过2006年。

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