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kid has manners that are equivalent to benben’s!

I was just outside casually walking my dog, Benben. It’s a breezy summer day, flowers blooming everywhere, every inch of my exposed skin is bathed under the sweet sunshine. A melody is flowing in my head as I walk down the street, despite Benben’s irrational pulling here and there. But I mean I can’t blame him, his heart is probably pumping with joy so he can’t really control his own movements. Yes, I’m that kind of parents, the kind who blames their kids’ bad manners everywhere except the kid himself.

The title really wasn’t trying to praise Benben’s behavior, but rather a downgrade to the neighbor boy. So as I walk down the street, silently humming the tone in my head.. oh the reason I was being silent about this is because I see two kids playing catch by the side walk, so as this is happening, I saw the boy asking the girl to do something. Then afterwards, the girl walks towards me holding her ball with a giggling face. My mind was still in relaxed mood, didn’t give it time to think about why she’s like that. She stops in front of me, turned around and walks back. But she’d occasionally turn around and giggle some more. My head is still in relaxed mood, still didn’t catch onto their trick. But Benben did, he starts to bark at her hysterically, well, not quite, but it sorta scared her a bit. I see her running back quickly and hands over the ball to the boy. I felt like I should stop Benben, so I walked over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reet. Just when I landed on the other side, the boy yelled at us, “STUPID DOG!” Loud and clear. And then it hit me, oh so the boy probably told the girl to hit Benben with the ball.

Erm, like any parents, I first felt humiliated. What?! They want to hit my kid (dog)? These brats, who do they think they are? I remember turning around giving them a dirty look. But since they’re kids, I felt like I shouldn’t yell back at them. It got me thinking though,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ir behavior and Benben’s? I’m not even going to go easy on Benben because he’s a dog. There are dogs with good manners and dogs with bad manners. Dogs with good manners listen to their owners’ commands and should behave friendly to strangers. Benben has pretty good manners at home, but is a total wild card outside. Which is kind of similar to these kids, don’t you think? I’m sure they’ll behave just fine at home, but once they get outside, they’re like little monsters. Take my encounter for example, sure enough that Benben’s barking is very rude, but the kid’s yelling isn’t any better. I couldn’t help but to wonder, are they equally socially incapable? Maybe kids that age, and dogs Benben’s age are both bound to be leashed with their moms. The only difference here would be I’m constraint by law to keep Benben on my leash, yet that boy’s mom isn’t.

一霎那

寂寞从来都不是安静的

倚着柔软的靠枕,沉醉于耳边的低语

听啊

生动悦耳的电视

听啊

雨与窗子的戏耍

听啊

酝酿满室的孤寂

是的,寂寞从来都不是安静的

关上了电视、拉上了窗帘、捂住了耳朵

那都是徒劳的

一切都将寂寞抬高了

不需要任何的喧嚣

他仅仅的存在已然锁住了耳朵

寂寞,从来都不是安静的

张扬、聒噪、烟花般的

绽开在不经意的那一霎那间

窃喜地钻进了她的心房

Old Writing

I’ve decided to put this here because when I search for my Chinese name, it’ll point to the one article that I wrote for my aunt. It was published in a magazine targeteda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China. Since then, I noticed that my Chinese name has been associated with it online through Google and Baidu. But my friend pointed it out to me that if he misspell my name like so:  邵女多 instead of the correct way to spell it:  邵姼, it also points to that article (with more links as well). So I’m pissed off. THIS IS A NOTICE IN THE ONLINE WORLD – the name is 邵姼, NOT 邵女多!!! GRRRRRRRRR~~~~~~~~~~~~~~~~~~~X100

Below is copied straight from the source magazine website: http://www.21.cn/xbxx.aspx?id=428

 

文、图/邵女多

渡过轻松悠闲的四年高中后,激烈的竞争开始了

编者:本文作者是在上小学五年级时,跟随父母来到了加拿大并入籍。在她刚满20岁的生命中,中国和加拿大各占去了一半的时间。本文记述了她在高中最后一年和上大学以后学习、生活的感受。

高中四年在轻松和悠闲中度过

我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社会当中生活过。我出生的国家有着我最爱的人们以及我在夜里会梦见的景色,那是中国。在我对周遭还很懵懂的时候,就来到了加拿大,我真正成长于此地。在中国称作高三的这一年,是我的十二年级。在这一年中,我认为我成长得最快,思维也在这一年当中成熟了许多。

加拿大的不同省份,对学校年级的区分以及教育体制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区别。唯一相同的是,自前几年开始,全国统一为大学前共12个年级的制度。在多伦多,也就是我上中学的地方,高中有四个年级。当我国内的同学们在复习准备高考,咬紧牙关地努力,被父母的督促以及期盼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的期末显得那么轻松那么悠闲。因为在加拿大,是没有高考的。大学看重的是学生12年级一年当中所上的其中六门课的平均成绩。

不同的大学跟不同的专业都对六门课有着不同程度的要求。我准备申请计算机科学这门专业之后才发觉每所学校需要分数的课程基本上都是我已经学过的课程。我在10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将我们这边12年级最难的一门数学课学了下来。安省高中12年级一共有三门数学课。我在10年级学了代数、几何;11年级学了微积分;12年级第一学期学了数据管理。我12年级第一学期还学了物理跟英语,这两门也是申请电脑计算机系的条件课程。最后一门课是任选的,也就是说,我12年级所上的其他任何一门课都可以算在这里做平均分数。相对而言,如果我所选择的专业不是计算机科学,而是文科类的,那么大学对这六门课的要求就远远没有如此复杂了。一般文科要求就只有12年级的英语课而已,其他五门课是什么都无所谓。说到这里,应该明白的就是这边中学根本就没有文科理科的划分。学生想学什么就学什么,没有一定的限制。只不过,在选择课程的时候应该过过脑子,看是不是对以后考大学做了准备。假如说以后想学医,那么就要明白大部分大学都会看你生物、化学课成绩如何。而这两门课都是要在11年级上了之后才能上12年级的。所以从11年级开始,选课就要多考虑考虑将来了。

我的学校是一所多民族化的校园。其历史悠久以及民族化的保留在多伦多甚至整个加拿大都是罕见的,可谓学校中的珍禽异兽。加拿大这个国家建国以来也不过三百多年历史,而我们学校已然年岁过百。而自从建校以来,本地的白人学生就从来没在这所学校的学生总额超出过百分之五十。到了我这一届,加国孩子已经成为学校的少数民族了。

这所学校非常的小,不要比中国了,就算在加拿大,也是小得厉害。四个年级的学生总共加起来也就只有600余人。但是因为这是一所小规模学校,老师与学生的关系变得比其他学校亲近许多。只要是每天要教两门课或更多的老师,就会对一整个年级的学生都熟悉了个遍。4年下来,几乎所有老师都知道我的名字。而同学与同学之间就更亲密了,一个年级的所有学生每个人都会对每个人的脸孔有着不同程度的认识。在别的学校,学生基本上只认识自己周围的一圈人,而这里圈子只有一个。虽然在这个大圈子里还是有着很多小圈子,但是比较好交际的人会在每个小圈子里都留下自己的足迹。虽然在北美有很多地方都会有一定程度的种族歧视态度。但是在我的这所学校,却是极为罕见的现象。因为这所学校的学生是真真正正地来自五湖四海:600名学生,却有着27种不同的语言。

我的PROM(毕业晚会)

6月22日,我的PROM。那是西方的传统,以它来庆祝毕业的喜悦,以它来证明长大的我们。PROM其实就是班级舞会,通常在学年结束或将近结束时高年级或大学生开的正式舞会。对于这边的孩子来讲,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夜,也是非常梦幻的一夜。

我对PROM有着很多幻想。但当我意识到身在学生会的我其实就是主办人之一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我一直觉得PROM就是PROM,会在那夜等着我出现,却没想到我其实是要把它做出来的那个人。我是学生会的Treasurer,相当于财务总监吧,需要盘算PROM的具体开销。为此我要与其他几名学生会成员决定场所,DJ(音乐播放员),饮食供给,警卫跟警察等等的花费总额。然后还要预算会有多少学生参加,每个人需付多少钱。因为我对电脑设计兴趣颇深,我还设计了PROM的邀请函。PROM就这样在学生会的魔术下诞生了。我的几个朋友计划租一辆LIMO,就是那种大型高级轿车,是我们10个人合资的。因为我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近,门前的小街也不是很喧闹,所以我们打算就让LIMO停在我家的门口,大家到我家来集合。我们一伙人浩浩荡荡地驶到市区最热闹的高档旅馆的门口,几个女孩互相搀扶着穿着生平第一次上脚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走在漂亮的大理石走廊上,进入了属于我们的一晚。总的来说,这次PROM大家都很满意。虽然食物很难吃,虽然DJ播了很多不爱听的老歌,虽然……但是这不是一般的舞会,是我们的PROM,就算有再多个虽然,我们还是要说PROM尽兴了。

对于大学的选择,是我几经考虑,反复再三后才决定的。在加拿大12年级中旬的时候,学生就要打算报考大学了。你可以选择报考任何大学,而且并没有名额限制,只不过加国每所大学的报名费用都是33加币,多报考一所就要多付钱罢了。我认为大学并不仅仅是知识的来源,还应为我踏入社会创造条件。所以我选择了滑铁卢大学,因为它确确实实为学生们提供工作机会与经验。滑校大部分的专业都提供CO-OP选择,也就是实习学科。学生会有五至六个学期的实习经验以及八个学期的学习成果。一个学期共有4个月,也就是大都要有5年的时间才会毕业。从这些专业出来的人都不愁找不到工作,事业只会步步升高。经过了那么多次的实习,锻炼了学生对学校中所学知识的职业化掌握,也培养了学生处理职场上的人际关系。还有就是,学了计算机工程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它毕竟是电脑,是数学,是高科技,无论我以后继续学其他专业还是找工作,这个BCS学位都只会有益无害。而如果我选择了其他专业或其他学校,工作的保证跟专业的水准就很难说了。另外我希望在我脑子还在发育阶段时充分地把能学到的知识灌输进去。等我工作后也许就没有时间让我再去专注地学习了。

激烈的竞争从大学开始

上大学之前,我跟许多高中生一样对它充满了无边无际的幻想。但真正的生活却比我幻想中的还要极端。先说说学习吧,刚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每次都是边听边走神。并不是因为我注意力没办法集中,而是因为实在有点儿适应不过来教授的教课方式。大学里的教授一个个都是顶尖的学者,在他们看来,教给我们的东西简直就是1+1=2那么简单。所以在课堂上,他们一个个讲得飞快,把粉笔舞得满堂生辉,但是在座的学生们却常常是满脸迷雾。

我一个学期总共要上5门课。第一个学期中有3门课是必修的:微积分,几何,编程;两门选修的:物理,英语。我在英语课上如鱼得水,感觉不是一般的好。而在其他4门课里就难过得要死,不得不啃书本了。在高中的时候,我总是在课堂上听听讲,下课后做做作业,考试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结果到了大学里,考试前要整宿地熬夜找习题做,反复背读那些又臭又长的数学定理与法则,最后考的成绩也还是一般般。我开始觉得挺难过的,毕竟在以前的学校我都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到了这边分数名次却都一下子掉了下来。

不过我的适应能力跟社交关系都不错。在新的环境下马上找到了新的伙伴,掌握了学习方法。我听不懂这个教授的课就换个班听讲,反正交作业跟考试都有固定的时间与地点并且会在网上通知,所以去不去自己的班听讲是无所谓的。在前一两个星期内我换了好几个教授,最后固定在一两个我认为表达能力比较卓越的教授的课堂中听讲。而结交了不少朋友的好处呢,就是在作业上或是学习上都可以跟他们一同努力、一起切磋。我发现两个人一起写作业时,我遇到的难题未必便是他的难题,而令他困惑不解的未必会让我也头皮发麻。如此这般,效率就大大提升,因为我们可以相互与对方交流知识。

在这所校园里我认识了不少人。他们都有着各式各样的肤色,讲着多种多样的语言,但是一个个都是非常的聪慧,相信之前都是各自生活圈子中的尖子。刚一开始,我很快就感觉到自身的不足,进而感觉到很无奈的自卑感。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就算人外有人,但是人无完人。不会有人天生就会背乘法表,也不会有人不用努力学习就突飞猛进。别人表面上给我的压迫感不外乎他们在学习上表现出的强势。而这股强势都要归功于他们快速有效的学习方法及其良好的习惯。所以我不仅要在课堂上钻研必要的课本知识,还要在身边的这群人中跟他们学习生活知识与学习窍门。我很幸运地在这个学期交到了一些朋友。他们不仅在平时生活与学习中给我鼓励与支持,在必要的时候也会伸出帮助的手助我渡过难关。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因为如果没有他们,在滑铁卢这所不夜城中,我这个夜猫子就会少了很多熬夜做作业的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滑校的计算机科学在世界上是与麻省理工并列排名第一的。这所学校的综合评价也在加拿大评委Macleans知名大学杂志排名第一过很多年。所以在这里上学的孩子无论目前在大学的状况如何,以前在各自的中学中绝对都是一等一的尖子生。我可以随便从班里挖出一个人来,就会是某某数学比赛的前几名,或是中学时期平均分数95%之类的。但我们到了这里就傻眼了。因为以往我们不屑一顾、轻而易举的学习变得越来越难了。我听说过中国对大学的看法,都说是上了大学心就踏实了,难关仅在于高考。但对我们来说,大学却难多了。每个学期都会有很多学生经受不了压力或是学习态度不好而继续不下去,不是换个容易些的专业就是换所容易的大学。所以说在加拿大,大学才是真正开始考验我们的地方,也是真正让我们学习本领的地方。

尝试工作的磨砺

在学期期中的阶段,滑校的学生就要准备简历各凭本事地去找寻下一个学期的工作了。滑校拥有一流的工作网络,学生需要的所有工作资料都在由PHP编成的网站JOBMINE上面。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用各自的ID登陆,依照学习等级、工作地点、工作内容等搜索适合自己的工作。比如说,我是一年级生、想要在多伦多地区选择工作、希望做编程类的,那么我就会选择初级工作、多伦多市区、软件编程如此这般的选项。搜索引擎会列出所有打算聘用滑校学生的公司中属于这三项标准的工作及其相关的职位资料跟公司讯息。

选中工作后,学生可以直接从网站上提出申请并附带上传后的简历。每个公司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宣布选中的学生名单好给予面试。大部分的面试都是由公司派请专门人士来滑铁卢,但也有以电话形式面试的。所有学生面试过后都会给各个公司打分,而各个公司也会给面试过的学生打分。如果我有了三个面试,那么我会依照对这三份工作的满意程度给他们打1-9的分数。相对而言,一个公司如果面试了八个学生,那么他们可以选择对每个人都打分数,也可以就给其中他们认为可以胜任工作的学生打分。如果他们只看重了一个学生,只打算给那一个人工作机会的话就会只为他打1分,其他都不打分那么默认就是9分。学校有一套评算方法,基本上我想应该就是将公司以及学生对其的分数加在一起,以分数为少的做分配。

所以说,如果某公司给我打了1分,而我对它的工作也打了1分,那么就不会有比这更低的分数了,所以会把我分配到这所公司的职位上去。学校一共分排4轮的面试机会。我这两次找工作都是在第一轮就找到了工作。第一次是在加拿大四大银行之一的BANK OF MONTREAL (BMO) 当网络设计师,编写他们的内部网站。第二次工作,也就是目前正在实习的地方,也是四大银行中的,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 (CIBC)。我在这里担任软件设计师,还在努力适应中。

也许对于我们这帮半大不小的学生来讲,上班族的生活还嫌太早了一些。但是我却认为,对我们来说无论是以获取一些实际工作经验的角度来看,还是通过社会历练的机会来磨练自身的观点来看,都是为以后生活铺路的最好选择。
我没有强大的背景也没有富裕的经济来源,所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有着最直观的金钱影响。它能让我赚到足够支付下一个学期的学费以及住宿费用。在工作场所中,我可以学习到很多事情。不仅仅是对我所学的专业有着直接关联,更多的是能学到如何为人处事。我觉得我身边很多人,都太骄傲了,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也许是因为我这一代人都是从小被身边人栽培过的、被爱我们的人细心照顾成长的。而我们也生活在一个非常平和,同时在不断发展的时期,没有太大的社会波动也没有因为战争或政府的动荡而丧失任何的自由。我们是幸福的一群人,对未来的发展有着无限的扩充。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会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会认为我们无所不能。事实上,我们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现在正是我们应当埋头苦干、努力学习的阶段。

大学还有三年就毕业了。时间像风一样,总是在我看不见的时候就飞过去了。谁能想象,那个昔日懵懂的我,已然是个大二生了呢。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真不知道毕业后的我会有什么样子的变化。我只记得16岁的时候,我会幻想着18岁的成熟自我,却在19岁这年发现自己依旧稚嫩不堪。所以我不去幻想20多岁的自己能有一番什么样的所作所为了,只求安心理得,活得踏实自在。

I got hit on by a middle school boy..

There is a middle school 2 bus stops away from where I live. Every morning I need to squeeze on the bus at my stop and wait for them to get off afterwards so that I can get a seat. It’s quite annoying really. And I’m somewhat jealous of their life, so carefree, no responsibilities. I hear random chit chats here and there. The boys talk about how they hate some teacher and the girls talk about how they hate some boy in class.. it’s amusing.. brings back fond memories of my high school life. (I’ve never been to middle school. In Vancouver, elementary school runs till Grade 7, then it’s straight to secondary school which is Grade 8 to 12.. I completed Grade 8 there and then came to Toronto.)

One of the benefits of working at an IT place is that you get to wear casual clothes. Most of the days I go to work wearing T-shirts. I guess.. I guess I look young.. just didn’t know exactly HOW young I look like in others eyes. So today.. on the bus.. I was standing beside this group of boys. I can sense that they’re whispering about me, but I wasn’t paying too much attention. (I normally eavesdrop but today I was too sleepy.) I can feel that the other boys are trying to get this one Asian boy to do something, but he’s being kind of shy about it. Just before they’re getting off the shy boy poked me and asked, “Do you wanna go to class together? Erm, can I get your MSN?”

Erm..

It took me quite some seconds to realize he’s talking to me. And then it took a bit more seconds to process what he had just asked me. The bus doesn’t wait for people though, just as I stare at him blankly it was time for them to get off. I saw his face filled with hope and I felt pretty damn bad for the guy, I said, “Sorry, I’m going to work right now. I think I’m much older than you..” And then I saw the awkward expression on his face just before the bus door shut in front of my eyes. Immediately afterwards, I could’ve swore I heard a giggle behind me. But by then I was too ashamed to turn back and check. I just felt the whole bus was watching me.

What the hell man, I know I look young. But being mistaken by a middle school boy on the bus is too much. Not to mention he’s freaking Asian as well! Grrr.. grrrrrr….. GRRRRRRRRRRRR

 

挨宰

当我咬死了一件事儿的时候,我往往会觉得没有什么是更正确的了。例如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劝一个朋友跟她的男朋友分手,就是因为人家总是沾她的便宜。出个门儿呀什么的,往往是女的要花钱照顾男的。对于这点我实在看不过去。尤其是当她男友还管她要钱的时候。我跟她说,无论怎样,都不能把这钱借给他。后来她没借,但是俩人吵了一架后,男朋友吹了。我听了后还觉得吹得好吹得妙呀,鼓励女友往前看。但她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埋怨我,说两个人分手都是我害的。我却觉得她执迷不悔,孺子不可教也。

但是从我妈妈身上,我渐渐改变了当时的看法。我妈妈的男朋友跟我们出门吃饭的时候也总是让她出钱。甚至还让我妈妈给他妈妈寄过几千块钱生活费。我一直以来都觉得他不咋地,但是奈何啊,妈妈喜欢他。这使我不得不将妈妈的爱情看做是一场投资。然而虽然我不太懂得投资之道,但是我也懂得只在一支股票上投钱往往是不够的。可惜妈妈不太懂得这个道理。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不应该多事儿的。爱一个人就会对对方有要求。就连罗密欧跟朱丽叶的爱情也是一样的。他们喝了毒酒固然是因为爱对方,当然也是因为爱对方的条件是双方都活着。没了活着的前提之下,就只有自寻了断。男人爱女人,要求的可能是容貌跟青春;女人爱男人,要求的可能是权势或财富。最高尚的也许是善良的灵魂,最低级的就可能是饱和的腰包了。固然我认为女友的那位男朋友不是真的爱着她,但是她对他却是一片真心的呀。虽然我认为这样很傻很不值得。

想想看,我们去逛商店买东西,还不是往往被宰?回来后也会后悔为什么花了这么多银子。但是下次减价季节一到,还是会回去再接再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喜欢。如果不喜欢,人家凭什么宰我们呢。

 

小小说

“要是暑假没事儿的话,就过来吧。”

要真让我记起来是怎么认识小夏的,可能就是从他说了那句话之后吧。暑假说白了就是让人懒惰的期间。过那个暑假的时候我刚刚失恋,不用上学也不用上班,闲来没事儿就找小夏。暑假后我又交了个男朋友,往后的见面小夏都是被动的一方。要是我不打电话,他也就不来打搅我的生活。但若是我闷了,还是会时不时的去个电话。小夏很方便,随传随到。我也没想过哪天他会不会不方便。真的,这念头从来就没有过。

我跟小夏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朋友介绍了两个人。一开始我本来比较喜欢另外那个。饭桌下跟朋友悄悄地讨论过。另外那个个字比较高,长得也比较俊俏。所以一开始我跟另外那个联系得比较密切,但是越交往越觉得他太肉了。干什么事儿都不是个事儿,做了等于没做。有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交钱的时候我看不过去。他一个劲儿地磨蹭个什么啊。我就打算干脆自己掏了得了,省得丢人。结果服务员过来告诉我小夏已经交了。当天晚上我就把他给甩了。

这些年来无论我是单身还是交了男朋友,小夏跟我都仍然是若有若无的状态。我总是觉得有些事情就算是有了男朋友,也还是要找他。有时候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男朋友会担心我跟小夏有个什么的?小夏说那是因为我交的男朋友跟他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我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怎么就不是一类人了。

我跟朋友约在了咖啡厅里。朋友问我最近的感情生活如何,我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就还那么一回事儿嘛。”

“姑娘啊,你可不小了啊。工作也几年了,怎么对象还是一换再换啊?”

“那又怎么啦?咱们一届的人大部分也都刷单儿呢。”

“什么咱们一届的,你说谁呢。我认识的可该结婚的都结了。”

“你跟小夏不都还单飞着么。”

“呸呸呸。我那是有原因的,再一年就出国了,我结个鬼婚啊。再说人家小夏还不是给耽误在你手上了。我说安迪呀,我是真想在结婚前给你推销出去啊。否则我一走了,你可咋办。”

“说什么呢。你走了我外甥打灯笼照旧呀。”我又想了想,觉得不对劲。“你说什么我耽误小夏了?”

“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小夏一大好青年这么多年都没交女朋友你以为什么啊?不过好在前些天我给人介绍了一女孩儿,现在正欢喜着呢。”

“什么?小夏交女朋友了?”我突然感觉老天爷好像在我的头上挖了个坑。

这段日子我确实没怎么给他打电话。实在是因为上次过后我感觉有点儿尴尬。上次见小夏也是在这个咖啡厅,坐的位置跟现在也差不了太多。我问小夏为什么说自己跟我的男朋友不是一类人。他反问我有什么感觉。我抚心自问,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差异,无非就是交过得几个男朋友都长得更帅气一些。我并不是觉得小夏长得不咋样儿,只是不怎么会捯饬自己。头发总是乱蓬蓬的,有时候见面觉得挺桀骜的,有时候却比较尴尬了。但是跟小夏在外边儿,我心里是实打实的舒坦,没必要去担心有的没的。交个男朋友就费事儿多了,出个门儿单单是化妆就得花半天功夫。我来例假的时候,脸上总是会起很多小红包。一到这种时候,我就避免化妆,出个门儿啊什么的就给小夏挂个电话。

我实在没想到小夏会有女朋友。并不是说我觉得他交不到女朋友,只是我一直没觉得有女孩子能配的上他。我一直觉得那个女孩子起码得比我漂亮些,比我能干些,比我更有女人味一些。而我也一直没碰到过这样的女孩子,所以就一直觉得小夏没有交女朋友是理所当然的。看着朋友在坐在我对面喝着咖啡,突然觉得我必须马上给小夏打电话。我突然觉得朋友很多事很讨厌,为什么要给小夏介绍对象呢,怎么一直以来都没觉得朋友竟然那么八卦。我心好慌呀,要是小夏不接我的电话该怎么办呢。我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女朋友当然要比我重要了。我要是想要出去吃饭找不到他该怎么办呀。我要是再失恋了该怎么办呀。我要是……

”安迪!你想什么呢?丢了魂儿啦?”

“哦,啊,对不起。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你要上哪儿去啊?我还约了小夏跟他女朋友要一起吃饭呢。”

“啊?哦。在哪儿啊?”我心里真是感觉沮丧得可以。为什么这么一个陌生人竟然可以跟我们一起吃饭。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衣服太随便了。“还有没有时间?我想先回家一趟。”

“晚饭在6点。到时候我去接你。你要是有事儿你就先回去吧。”

到了家我一刻都没闲着。从柜子里拉出了约会时才穿的裙子,拿去了吹干还要熨。高跟皮鞋要擦,脸要做面膜,还有头发要洗要锔油。最后等我一切就绪的时候,已经6点过了。我长发披肩,滑得像丝一样,粘了假睫毛,长长的弯弯的翘翘的,真丝的长裙,真皮的高跟鞋。虽然一切就绪,但出门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会不会穿的太隆重了一些,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但是朋友见到我后,看着她眼睛一亮我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我们去的餐厅是一家私人俱乐部装修过的。就是那种环境好得跟皇宫似的,但是吃的就比地摊儿上的还差劲的地方。进去了后,我第一个感觉就是高跟鞋全无用武之处,踩在软绵绵的长毛地摊上,一点雄赳赳气昂昂的感觉都没有。再等我看到小夏,我就完全安静了下来,连心都不慌了。我觉得心应该已经死了。小夏懒洋洋地坐在餐桌对面靠墙的沙发上。我们一进去就看到他了。而他的女朋友则懒洋洋地靠着他,像个水做的娃娃似的。餐厅的气氛要命的好,而他们俩也要命的般配。女朋友长得很清秀,跟我完全不一样的味道。她没有化妆,头发也是自来卷,穿着淡黄色的喇叭裙,就跟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

“安迪,你来了啊。”还好小夏的声音还是一个样子。他似乎忘记上次我们见面的尴尬。还是说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在闹别扭,他根本没有在乎?

“嗯,我来了。你女朋友?”有些事情虽然明显,但仍是要戳一下。我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嗯,这是彭丽。”

“彭丽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毕业,我上次去她学校采访就是她接待的。”原来真的是毕业没多久的。小夏不会嫌她太嫩么。还是说小夏觉得女孩子越年轻越好?我听不进朋友陆陆续续数落出人家其他的优点了。我满脑袋都是小夏。

“安迪,你怎么了?”我回过神儿来看到小夏夹了一个鸡翅给我。

我脸一红,夹回了给他。“我不要,不想吃。”其实我是想吃的,但是我总是觉得这种需要用手的东西还是在家自己偷着吃比较好。今天过来见他的女朋友,我怎么可以在她面前吃鸡翅呢?

“但你不是很喜欢吃么?”小夏讷讷地看着我。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只想要哭出来。我觉得委屈极了。我是在给你面子呀,我不想要你女朋友觉得你的朋友没有吃相啊,难道你看不出来么。我最终低下头,默默地把鸡翅夹了回来。“嗯,我吃。”但是直到饭后我都没鼓起勇气把鸡翅吃掉。我偷偷地把它埋在米饭下面。

那顿饭后,我就再没见过小夏他女朋友。他们交往了一年,一年期内我跟小夏说过的话大概还没他跟我朋友说过的话多。而一年后,我听朋友说他女朋友出国了,去了维也纳留学。我问朋友小夏被甩了?朋友告诉我他们俩是谈好了说要分手的,而且好像是小夏劝说人家出国的。我下了半天决心,打算给小夏挂个电话。我心想,我失恋的时候都是小夏帮我调理过来的,这次是我欠他的。

“喂?”但是听到他的声音后,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我听说你分手了?他都没告诉我啊。“是安迪么?”

糟糕,他怎么知道我是谁的。“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猜的。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打了吧,但是一年多了,你现在才打过来。”

“我……我一直都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总是觉得你在忙。而且你也没给我打啊。”

“从来都是你给我打电话。你的电话总是变,你连你现在的电话号码都没给我。”

“哦……对不起。”我觉得自己真是浑啊,怎么连这点都没想到。

“我请你喝咖啡吧。好久都没去了。”

坐在同一间咖啡厅里,我依稀还记得上次我们俩在这里的感觉。那天过后我感觉很别扭,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给他打电话。再次见到他,他已经跟女朋友在一起了。之后的很长时间,晚上我都会梦见那一天。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没有说出那样的话,现在会不会有些不一样?

“安迪,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说过些什么吗?”

“记得。”我突然觉得死过去的心又开始慌了。

“你问我为什么会觉得你交往过的男朋友跟我不是一类人。”

“嗯,你告诉我那是因为我不相信他们,而我相信你。”

“然后你告诉我,如果交了女朋友就会知道,无论怎样都会相信对方的。就像你相信你的男朋友一样。”我听到小夏用那么清淡的口吻来重复我说过的话,突然感觉脸上热辣辣的红了起来。“安迪,我交了女朋友了。我也明白你所谓的相信了。”

我看着小夏,突然觉得心可能要再次死去。

“安迪,你所谓的相信,只是指泛泛而言的相信。你没有给男朋友很高的期待,所以对他们的信任就随而减低。就好比你相信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晴天一样。无论晴天与否你都还会照样出门,所以你的相信对你以及对你的男朋友而言都是廉价的。而我所谓的相信,是不一样的。我相信我了解你更胜于你交过的任何一个男朋友。我更相信你需要我更胜于你交过的任何一个男朋友。”

我的心,复活了。听着小夏微颤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小夏也在紧张着。“你既然相信,为什么还这么紧张?”我承认自己心很坏,活过来后就忍不住要揶揄人家。

“因为我不相信自己竟然用了一年多来明白这个道理。”

“而我不相信自己竟然忍了一年多都没给你打电话。”

 

《完》

21

一岁那年我还是个奶娃儿

两岁那年我看到了未来的离别

三岁那年我浅酌了烦恼为何物

四岁那年我品尝了刺猬蛋糕

五岁那年我命名了李阿姨牛魔王

六岁那年我投入了三干所的怀抱

七岁那年我遇到了撒谎的孩子

八岁那年我赞了钱给妈妈买生日礼物

九岁那年我发现了自己的特异功能(耳鸣)

十岁那年我从天堂上摔了下来

十一岁那年我祈祷了356夜,夜夜盼望可以回中国

十二岁那年我进行了偷书活动

十三岁那年我懂得了什么是坏人

十四岁那年我又从天堂掉了下来

十五岁那年我感到了自身的渺小

十六岁那年我尝试了恋爱

十七岁那年我计划了改造活动

十八岁那年我的期盼落了空

十九岁那年我放弃了改造计划,开始了新生活

二十岁那年我吃掉了面团

 

…to be continued

Crushes in the Past

I’m defining crush as a strong sense of attraction for no apparent reason that doesn’t last very long (less than a month in my case).

 

===Elementary School===

刘畅 – 我不记得了。但是后来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被提到说好像是喜欢过,但具体小时候究竟有没有喜欢,我记不太清楚了。我只记得小学的时候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很喜欢踢足球。后来的聚会慢慢地感觉他很够朋友、性格不拘小节、喜欢开玩笑。哎,童年一去不复返。

Ryan or Brian – I can’t remember his last name.. nor his first name. But I’ve narrowed it down to either Ryan or Brian. He’s not the most popular guy in the class, often quiet, has his own group of friends. I’ve never even talked to him in class in my memory. I remember Tracy asking me what do I see in this guy and I replied with I don’t really know. I think it began when I watched him playing basketball. He reminded me of my cousin, which then reminded me of everything in Beijing. He has blond hair and blue eyes, pale and skinny, not very tall. Yes, I still don’t know why I had a crush on him.. But I do remember jotting down his number wanting to call him after school but eventually hid the number behind the poster in my bedroom..

===High School===

David Tingle – I had this crush for a day while dating boyfriend Jonathan. I think I was crying in Physics class and he sang my all time favorite song Green Eyes by Coldplay to me. So yea.. the magic of music. It didn’t last very long though, the feelings faded as I went to bed that night. David has the prettiest blue eyes I’ve ever seen though. Damn, I wish I can have them..

===University===

Albert Chau – He’s my Calculus Professor. I couldn’t remember his name, so I went on ratemyprofessors.com to find him (He’s being rated very high with a hot chili beside his name). Erm.. yea.. I’m not weird.. I think I developed the crush after watching A Beautiful Mind with Tracy. The idea of dating a math prof just became so wonderful over that movie. There are various occasions of flirting using words of wisdom between John Nash and his student soon to be wife (or you can simply call them being nerdy). But at that time I was completely drawn to the idea that math can be very romantic. I’ve actually attempted to pursue my crush by attending to his class even though I’m not supposed to go to his class (I belong to the other section). I then went to his after class office hours just before the midterm to “ask him questions”. After the other student was gone (I really wished he wasn’t there to begin with), we started talking about non math related stuff. Hmm.. I think we talked about KungFu related movies, books, etc. This led him on to mention that he went to a party and met NiKuang‘s son. He also showed me a photo of him with the guy and his wife (apparently she’s a celebrity in Hong Kong).

Ruosi – Again, I don’t remember his last name. He’s my cousin’s friend from Beijing. A international student, I believe. Much older than me.. oh wait, I guess I shouldn’t say that after the crush with my math prof.. But yea, I don’t know why I had a crush on him. He was playing table tennis when I first met him. I guess I just thought he was cute and that he’s adventurous because he went to Mexico for exchange student. But yea, this crush didn’t last very long..

 

OMG was that ALL there WAS? Damn, I’m such a boring person. I thought I’d have more crushes than this. But as I dig through my memory, it seems like this is all there was. My other crushes either developed into something more serious or was too brief and wasn’t memorable enough to stick in my memory. Maybe others can fill me in on this. Because I definitely thought there would b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