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图

最近跟lu开始了一项工程:拼图。1500块的拼图,竟然比我想像中的要难很多。lu总是很顺从我的意愿,溺惯我的一切。虽然他并不觉得拼图有什么意思,却仍然在我的要求下跟我去挑了拼图回家。拼了两周后,我们大概完成了一半有余。究竟是什么让我突然想要拼图的呢。有可能是为了回忆小时候跟爷爷一起拼图的感觉。不过最近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所以就推翻那个初断。

记得在温哥华的时候,爸爸总是能通过朋友认识另外一些朋友。玩得来的就会持续有来往。其中有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我管他们叫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他们在温哥华有一所公寓,有一阵子爸爸跟我经常去他们家跟他们打牌。一开始我对他们的印象是很肤浅的。我觉得海燕阿姨很漂亮,小侯叔叔配不上她。那个时候我已经懂得收敛自己的这些想法了,所以自然就没有跟爸爸暴露过这些想法。

小侯叔叔跟海燕阿姨家很干净,客厅的茶几跟桌子上从来没有乱放过任何东西。他们家有一套看起来很齐全的电视音响装配,我所谓的看起来并不是说只是看似而已,而是因为我并不太懂这些设备所以只能说是看似如此。那个时候还不太懂家具、电器的等级高低,对金钱的看法也极其泛泛。但是就算不懂,也看得出来他们过得不算拘谨。墙上没有挂很多装饰品,比较特别的就是三幅镶上镜框的拼图。其中最大的一幅是漫天繁星,大约有2两米长1.5米高。

第一次过去后,我印象中比较深刻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穿着同样的休闲服来接我们。虽然是很简单的灰色棉制休闲服,但两个人一起穿却看上去那么和谐,莫名其妙的好看。小侯叔叔年纪不大却有些秃头,但是总是乐嘻嘻的,我记忆里就没有他严肃的脸孔。我一直以为在家是海燕阿姨在做饭,其实每次去都是小侯叔叔做饭,而且做得特别好吃。吃饭的时候,小侯叔叔问我要喝苹果汁还是橘子汁?我还没问答就看到他给海燕阿姨倒了半杯橘子半杯苹果的饮料,于是就问道为什么要活在一起呢?海燕阿姨笑说她喜欢这么喝,因为橘子汁太酸而苹果汁又太甜。小侯叔叔说他们两个人这样喝习惯了,在外面也是一个人买一杯然后对着喝。他们建议我也尝尝看。我尝了后一直到现在偶尔都会这样对着喝,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

记得有一次去玩发现本来空着的墙角放了一台电子钢琴。小侯叔叔说这是海燕阿姨27岁生日的礼物。海燕阿姨笑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爱搞神秘,我回了家才发现怎么家里突然多了个大家伙。那天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当时寄住在我们家的钟琪阿姨。通常我们都会打拖拉机对家儿,多了一个人怎么打?大家都在一个劲儿地推辞要坐出去。爸爸希望我能够推出,但是我当时说真的很想要打牌。其实我这么大了才明白打牌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次要的,我只是喜欢热闹而已,喜欢看着一桌的人围在一起,大家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会令我开心的。那个时候最后退出的是小侯叔叔。他把耳机插在电子琴上面,不希望干扰到我们,在一旁自娱自乐。

我们也并不是总是到他们家去蹭饭吃。有一回大家到外面去玩,回家的路上聊到掉头发的问题。海燕阿姨说来了温哥华之后掉了很多头发。爸爸笑问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么?小侯叔叔接上了话茬儿,她哪有什么可烦心的,等我老了有可能要烦心我老了,现在还早着呢!那股子自信突然让我感觉很羡慕,羡慕海燕阿姨,羡慕她跟小侯叔叔之间的感情。之后每当我到他们家去,看到那几幅拼图都会想到他们是怎么在这个家将拼图一点一点地拼起来的。看到完整的拼图,想到的却是两个人拼图的经过,那是很幸福的感觉。虽然那个时候我没有看到他们拼图的过程,却可以在完成的作品上观察到,那一片片的心意。

One Reply to “拼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